xiangshui.org.cn

张锦绅

发布日期:2023-12-23 09:00:07   浏览量 :211
发布日期:2023-12-23 09:00:07  
211

讨袁英杰张锦绅

  在地广人稀的黄海之滨,曾出现过一位鲜为人知的历史人物。他就是辛亥革命时期率领千余“九龙会”会员举义东坎(时属阜宁、今属滨海)而轰动一时的反袁英杰张锦绅。

    张锦绅是响水七套人。七套,地处淮河、灌河之间,为原涟水、阜宁、灌云犬牙交错地区,紧濒黄海,方圆百里。明清以来,淮河屡次决口,这一带首当其冲,黄水泛滥,地瘠民贫,一片荒滩,满目凄凉。为生活所逼,许多人去偷贩私盐来养家活口,也有少数人铤而走险,为匪作盗,入伙绿林,海口拦劫。当时,大小绿林头子已有十多个,少者有枪几支,多则有几十支。到清光绪中叶以后,已与灌河以北的沿海地区连成一片,号称“匪区”。清廷明知也不敢过问。民国后,袁世凯称帝复辟,“匪风”发展更甚。

民国初年,已参加革命党的张锦绅回到七套,充分利用这一地区的地理、社会条件,奔波于灌河两岸,深入这帮绿林头子中间作艰苦细致的工作,劝导他们改弦更张,参加革命,讨伐袁军。绿林头头经张的说服教育,也都乐于服从,血酒盟誓,表白忠心。这样,一支骨干力量很快形成。接着,张锦绅就广泛宣传群众,动员他们加入“九龙会”。 

九龙会是革命党人在南京九龙山组织起来的一个群众团体,利用龙的名义,象征着吉祥喜庆,为群众易于接受。在“二次革命”中,黄兴等革命者在九龙会这一组织掩护下,秘密地组织起讨袁军。那时,加入九龙会者,有青少年、中老年,也有妇女。名义是患难与共,贫富互助。入会手续简便,只填自己的姓名,画一个“十”字,就算正式会员。九龙会以骨干为头目,按八卦排号,比如“乾”字为第一号、“坤”字为第二号,会员彼此见面,只道出自己的卦别号数,即认为是自己人了。

    张锦绅在动员群众加入九龙会过程中,自编鼓词、小调,运用文艺演唱形式进行宣传鼓动,时间不长,入会者就达万人。这时,他又从会员中挑选精干,分配任务,叫他们到附近城镇去刺探情报,购置武器弹药,为举义讨袁作准备。所用经费,部分是张锦绅自筹,大部分是绿林头头资助,经过一段时间的筹集,组成了一支近两千人的武装队伍。于是,张锦绅随即与东坎方面的李楚江联系,约定举义时间,内应外合,攻克东坎。

    东坎,是阜宁县东北的一大商埠,经济繁荣,素有“金东坎,银八滩”之称。东坎与七套仅一淮河之隔,对张锦绅组织数千人闹革命,东坎是早有戒备的,而张锦绅住七套街上张家祠堂,坐镇指挥,不作半点隐瞒。原来,张锦绅与李楚江密约,以李作内线,除弄清东坎镇的一切情况外,还买通驻军的一个排长、两个班长,先在接火时当场枪杀其连长,于火线起义。九龙会打东坎,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多数人并不了解其内情。他们一切准备就绪后,遂于1913年9月11日凌晨开始行动,一支一千多人的武装队伍向东坎挺进。这支队伍多数人手持钢枪、大刀、长予等武器,并有炸弹、军号、马匹等等。当时,每人左臂系白竹布一条作标记,共买了两匹布(约20丈)还不够。最后张锦绅夫人撕了家里的房门帘用以补足。

    11日这天,九龙会队伍到达东坎后,占据了巷口要道,起初并没有遇到抵抗。谁知由于地处海隅,消息不灵,张锦绅、李楚江都不知“二月革命”失败已月余,仍按原定日期9月11日行动。又因行动不密,为东坎驻军侦知,事先有备,举义队伍进镇后遭到出其不意的回击,故进攻受阻,多日不克,致计划落空。攻打东坎的这批人马中,原多系绿林之人,一部分人于混乱中放火抢掠,不听指挥。及至驻阜宁、清江之袁军赶来镇压,部众溃散。幸而张锦绅还有点军事知识,果断地下令撤退,将全队人马安全渡过淮河。除尾队被打死20余人外,又损失了一些标志符号和九龙会的八卦旗。至此,举义东坎计划彻底失败。

张锦绅意识到情况的严重,当晚即只身离家南下。行前嘱咐各头头要保存实力,待命行动,不要骚扰地方。他到上海后,随韩恢等革命党人设立机关,继续战斗,反袁讨袁,筹饷济众。不久又与杨虎、张少良、余润之、沙锡仁等革命者筹划攻打肇和兵舰,为袁军密探诱捕解宁。在严刑拷问面前,张锦绅不屈不挠,视死如归,不幸于1914年3月14日英勇就义于南京莫愁湖。

 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,张锦绅被追认为革命烈士。他不畏艰险、投身革命、反袁讨袁、光荣献身的事迹永载革命史册。
上一篇 : 苏锡麟
下一篇 : 王金声
Copyright © 2008-2023 响水网 版权所有